微か_やひさ_

乙女游戏爱好者‖剑三本体唐门/长歌‖盗笔瓶邪only‖全职小周本命/周翔‖GGAD‖盾冬

一次十连出齐,修特鲁和由诺还是双开,莫名感觉这年的气运有保证了

【明唐】圣火纹与双马尾

明教换上了新发下来的校服,胸口明晃晃的圣火纹身吸引了不少侠女的注目。行走江湖,又免不了被一番调笑撩拨。

明教目不斜视,只是低头看着身边攀着他的衣角折腾的唐门小姑娘。

折腾了半天的小姑娘蔫蔫地挂在他的小臂上,碎碎念着抱怨:“喵喵你把纹身纹胸口上我够不到啊……”

明教轻轻地拎起小唐门,把她放在地上,蹲下身来,替她理了理新扎的双马尾。

“我蹲下来,就能够到了。”

#灵感来自于和家喵关于新校服的讨论#

【明唐】《误打误撞》01

※01  那天,刀光剑影的初遇

“下马。”

唐蘅急急勒马,有些疑惑地看着唐迁之:“师父?”

从昆仑到龙门,一路甚是平静,唐蘅不禁稍稍松了一口气。折返途中也不像来时紧张兮兮。都快到昆仑恶人据点,唐迁之这一句又让小姑娘刚放下的心悬了起来。

唐迁之翻身下马,踩着扶摇一个翻身跃上冰层,转头看着惴惴不安的小徒弟道:“像我刚才那样,直接扶摇跳上来。”

唐蘅点点头,听话地下了马,扶摇刚起,猛然间斜地里闪过一抹刀光,携着锐不可当的气势直向唐蘅袭去——

“唔……”

唐蘅猝不及防硬生生以手甲抗下一刀,一边立刻反手去抽千机匣,一边急忙迎风回浪往后跳开。对方一击得手显出身影,却步步紧逼不给唐蘅脱身的机会。唐蘅左支右绌,狼狈地一箭转落七星拉开距离,却只觉得脸颊一痛,温热的血液已滴在暗红的衣角。

“呵。”

一声冷笑,却让唐蘅如坠冰窟。

——根本打不过。

恐惧在心中一闪而过,唐蘅咬咬牙,突然蹑云向对方冲去,趁着一瞬空隙小轻功鸟翔直跳上半空,一个腾挪,跌跌撞撞地落在唐迁之的身边。

——这一切,不过是在刹那。

“师父——”

唐迁之回神,发觉自己惊出一身冷汗,屏着一口气看了看徒弟,小伤口不少看起来惨兮兮的,却没有致命伤口,略放下了心,道:“上马继续。”只字不提方才的惊心动魄。

唐蘅红着眼眶点头,蔫蔫地骑马跟在唐迁之身后。万幸货物损失不多,唐蘅才揉揉眼睛,把眼泪收了回去。唐迁之一反常态沉默着没有安慰徒弟,气氛一下消沉起来。

“小蘅?”

唐迁之抬眼,身着苗疆服饰的女子缓步走来,正是自家徒弟在谷中熟识的蛊医曲卿。

“曲卿,你也在。”

看见曲卿,唐蘅又忍不住带上了哭腔:“卿卿姐姐……”

曲卿看着一身伤的唐蘅,心疼地揉揉小姑娘的头,俯身为唐蘅治疗,一边瞥到唐迁之展开了机关翼,不禁扬声问道:“唐迁之,你要去哪里?”

唐迁之侧过脸,附在脸上的独当一面闪烁着冷冷的光芒。

“曲卿,暂时帮我照顾一下阿蘅。”

“咔嗒——”一声,唐迁之甩开手中千机匣,淡淡道。

“我去找那个明教算账。”

TBC

————————————

我居然还没有让明唐正面相遇我有罪_(:_」∠)_以及喵哥就打了个酱油是我的错,嗯。

没有大纲写东西真的好痛苦……【生无可恋脸

【明唐】《误打误撞》楔子

《误打误撞》

又名 《打了人家徒弟还想追对立阵营那个无脑护短的炮哥肿么破在线等真急!》

————————————

※不是楔子的楔子

唐迁之是一个恶人唐门。

与众多杀手同门不同,唐迁之入了恶人便半隐了江湖,带带徒弟打打本,偶尔大攻防千军万马之中隐身追命取人头。

唐迁之江湖徒弟不多。大徒弟是个五毒,早早学成出了师;二徒弟是个苍云,一朝别过只身独向雁门雪;唯有小徒弟唐蘅同是御堂弟子,从小跌跌撞撞跟着唐迁之修习惊羽诀。唐家堡人向来护短,对这个跟在身边最久的小徒弟,唐迁之总会多一份不自觉的溺爱。

“师父,我……有点害怕。”

唐蘅怯怯地背着货物骑在马上。虽然在门中已是独当一面的弟子,唐蘅也不过豆蔻的年纪。随唐迁之刚入恶人不久的她面对第一次跑商,还是显出一丝胆怯。

唐迁之在前勒马回头,温言对小徒弟道:“记得跟着师父,别走丢了。”

唐蘅点点头,看着唐迁之策马而去,也随之一扬鞭,追上唐迁之的追炎。

————————————

陆刑是一个浩气明教。

焚影明尊双修,双刀舞起带着撕裂天地的气势,刀光煌煌如同明尊的圣火。在浩气盟中位列七曜总判,却颇有几分恶人「自在逍遥」的影子,专爱野外劫镖,随着性子对立阵营管他大号小号通通劫。

同僚谈起,也只能叹息一声,又无甚大错,也就不管陆刑了。

今天,陆刑照样埋伏在昆仑冰层旁,看着远处逐渐接近的身影,悄然勾起一丝微笑。

TB(也许有)C

我竟然……真的把这个脑洞写出来了😂

一篇短小的楔子_(:_」∠)_其中三分实七分虚,不需要带入真人,就是个故事而已。

后续……大概会有。请鞭策我写完!_(:_」∠)_

下一章,那天,刀光剑影的相遇……

执伞人独立,情缘在哪里_(:_」∠)_